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船员培训 >

《漫话清高》,小狗也汪汪
发布时间:2021-06-14 19:53访问

  在《漫话清高》里,作者先说古人评定清高的标准是相当严格的,然后举李白为例,说明他有清高之言与行,而且他也很希望得到清高之名,然而他却未成公认的清高样板,因为他用世之心过于急切,又自负,得意,傲然,比较缺乏恬退风度。这都很有道理。可是下面举孟浩然为例,说明古人评价清高的标准却又是相当模糊的,这在小傻我看来就很不明白了。

  对此,我有两点疑问。一是,孟浩然本身就是很想做官的,而且作者也引用了两首诗证明了这一点,虽然后面转折说,孟浩然一生既未做官,而且也有对做官有不在乎的一面,但总而言之他是有很强的用世之心的,这一点还可以找到更多的资料证明,那么既然古代评价清高的标准是严格的,那么孟浩然不在清高之列不正是情理之中吗?哪里有什么奇怪的呢?二是,作者说“这样看来,孟浩然是理应成为一个清高样板的;而且有人也的确这样认为,试看李白的一诗……可见在李白心目中,孟浩然的清高是极为突出的,然而孟浩然在历史上却仍然不是公认的清高样板。由此可见,对清高的评论是既严格,又模糊的”,这里我感到很奇怪,这难道不是有逻辑错误的循环论证?作者会犯这样的错误?孟浩然理应成为清高样板,而且有人比如李白也的确这样认为,可是刚刚讲过,李白自己希望得到清高之名,可他实际上并非清高之人,李白自己的清高观是什么样的?怎么可以用他来佐证孟浩然理应成为清高样板呢?这不就如同说狼自以为自己是善良的大叔,而在狼眼里,狐狸也是善良的大婶,所以狐狸本应在善良之列吗?

  实际上在小傻看来,作者所举孟浩然之例与李白一样,都证明的是古人评价清高的标准是相当严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