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船员培训 >

《林教头风雪山神庙》的叙事视角探究
发布时间:2021-06-14 20:05访问

  《林教头风雪山神庙》是《水浒传》里的一回,原回目是“林教头风雪山神庙,陆虞候火烧草料场”,入选教材时改为现在的题目。作者在叙述故事时,自觉不自觉地变换着叙述与观察的视角。这些叙事视角的存在与交叉,使得整个故事扣人心弦,同时又增加了扑朔迷离的悬念感。

  叙事视角,在西方叙事学中是一个十分重要但又十分复杂的概念。叙事视角即“作品中对故事内容进行观察和讲述的角度”,弗里德曼在《小说中的视角》一文中提出了颇为详尽的八种视角类型,法国符号学家热奈特在《叙事话语》中提出了“三分法”:零聚焦、内聚焦、外聚焦;北京大学申丹教授在《叙述学与小说文体学研究》中提出了“四分法”:零视角,内视角,第一人称外视角,第三人称外视角。本文的论述采用的是申丹教授的说法。

  一、零视角分析

  所谓“零视角”,也被称为“全知视角”,“全知叙述者不是故事中的人物,无论他叙述的是人物的内心活动还是外部言行,他的观察位置一般均处于故事之外。”[申丹:《叙述学与小说文体学研究》,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热奈特则用“叙述者>人物”这一公式来表示。在中国传统小说中,全知视角带有了“说书人”的独特色彩。我们知道,明清小说的“前身”就是宋元话本小说,话本是宋元间“说话”艺人的底本,是随着民间“说话”技艺发展起来的一种文学形式,因此后代的长篇小说也不知不觉带上了说书人的口吻。例如“花开两朵,各表一枚”“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看官”等。

  《林教头风雪山神庙》在整体上采用的也是这种无所不知的全知视角,即零视角叙事。叙述者上天入地,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在这回中,全知视角的主要作用除了充当故事的叙事者之外,还有以下几种作用:

  (1)交待故事背景。林冲在街上偶遇李小二,作为全知视角的叙述者,交代了事情的原委:“当初在东京时,多得林冲看顾。这李小二先前在东京时,不合偷了店主人家财,被捉住了,要送官司问罪,却得林冲主张陪话,救了他,免送官司;又与他陪了些钱财,方得脱免。京中安不得身,又亏林冲赍发他盘缠,于路投奔人,不意今日却在这里撞见。”这些背景林冲自然清楚,但此时却是通过叙述者的口吻讲述出来的。

  (2)透视人物内心。林冲接管草料场之后,发现草料场条件艰苦,“仰面看那草屋时,四下里崩坏了,又被朔风吹撼,摇振得动”,林冲此时的心理活动通过全知叙述者揭示出来了:“向了一回火,觉得身上寒冷,寻思:‘却才老军所说二里路外有那市井,何不去沽些酒来吃?’”按照现代小说限制叙事的观点,故事中的人物的心理活动,叙述者是不应该知道的。但是为了拉近读者与人物,特别是主要人物、正面人物的关系,叙述者采用了全知视角,深入人物内心,为的就是让读者对人物的行为、心理产生认同,从而对人物的命运产生认同感。

  (3)跳出叙事,对人物或情节进行评论。“全知视角的主要特点之一是作者常常通过叙述者之口对人物、事件甚至自己的写作发表公开评论。”[段江丽:《论<水浒传>的叙事视角》,湖南师范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01年5月,第30卷第3期。]而道德规训方面的评论在话本小说中屡见不鲜,在《林教头风雪山神庙》中也有所体现。例如在林冲意外地为大雪所救时,叙述者感慨:“原来天理昭然,佑护善人义士。因这场大雪,救了林冲的性命。”原著写到李小二偷听了陆虞候等人的谈话后,林冲来到店中,作者引用了一首诗:“谋人动念震天门,悄语低言号六军。岂独隔墙原有耳,满前神鬼尽知闻。”这其实也是叙述者对事件进行评论的方式,只不过选入教材时,编者将这首诗删去了。

  二、内视角分析

  在第三人称叙述中,“内视角”指的是叙述者采用故事内人物的眼光来叙事。热奈特用了一个公式表示:叙述者=人物。也有人将其称为“限制视角的限制叙事”,即叙述者用故事中的角色的眼睛来观察,用角色之口来讲述。按照陈平原先生的说法:“在20世纪初西方小说大量涌入中国以前,中国的小说家、小说理论家并没有形成突破全知叙事的自觉意识”[陈平原:《陈平原小说史论集》,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但在局部上,中国的小说家进行了可贵的、有意义的探索。

  在第八回《柴进门招天下客,林冲棒打洪教头》中,描写鲁智深野猪林救险时,作者这样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