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船员培训 >

王经纬在1938年如何走上背叛的道路?
发布时间:2021-06-11 23:31访问

  王经纬蒋介石

  高宗武的秘密之旅

  在7月22日的17:00,王经纬在武汉的公寓我看到周佛海赶时间。周佛海与王经纬专门讨论了高宗武案的对策。王经纬和周佛海 渴望发起“和平运动”的人,我希望利用高宗武的机会再次去香港,请他直接去东京探索日本政府实现中日“和平”的条件。6月23日晚上90点,香港的高宗武和周龙翔伪装成日本人,他们首先乘坐出租车去了日本领事馆,然后换领事馆的车,领事馆派专人护卫日本船,为了避免海关检查,顺利离开香港前往日本。(高宗武,当时, 他曾任中华民国外交部亚洲司司长,周龙旭是日升亚洲事业部科长。)

  早在1938年2月,经蒋介石批准,高宗武和周龙祥到达香港成立情报机构,称为“日本研究所”,在外部, 它被称为“宗吉外贸”。在这之前,高宗武曾经派日本科长董道宁到上海,秘密联系日本人。今年4月3日,高宗武回武汉后 他立即在香港向周佛海报告了他的“联系人”, 当时是中宣部副部长兼代理部长; 随后,周佛海向王经纬汇报。4月14日高宗武再次飞往香港进行“秘密任务”。5月30日,高宗武回到汉口向蒋介石报告 王经纬 周佛海等人与日本进行谈判。蒋介石仍然命令高宗武返回香港,继续听日本的情况。

  与以前的秘密旅行相比,高宗武未经许可便去了日本。蒋介石不知道。因为没有经过蒋介石高宗武犹豫了。周佛海对高宗武说:他登船去日本后他将向蒋介石报告,他对此负责。高宗武从日本回到香港后因为这, 他害怕返回汉口。直到7月22日下午,周龙绪带着高宗武的报告到达汉口。周佛海看完报告后立即找到陶锡生到公寓,决定先将报告发送给王经纬,讨论对策。

  今年1月16日,日本曾经发布“政府不反对国民政府的声明”,宣布:“帝国政府将来不会以国民政府为敌。并希望建立和发展能够真正与帝国合作的新中国政权,并将通过这一新政权调整两国之间的关系,协助建设一个复兴的新中国。“不要以国民政府为敌”,实际上, 它揭示了日本新政权寻求“合作”的战略意图。”

  高宗武的日本之旅他们会见了Akasa Kagesa, 多田Hay 副部长 陆军大臣板垣诚四郎 还有今井雄夫 陆军部中国司司长。但是到目前为止 当时的记录尚未发布,然而, 根据当时的消息和双方的回忆,他们达成了两项协议:第一,接受日本提出的“和平”条件-承认“满洲国”,日本有权在蒙古派驻军队,中国参与《反共协定》以及日本在华北开发资源方面的优先地位; 第二,决定请王经纬“出去。“根据赵K哲的自传,这一点是高宗武首先提出的,高说他说:“王已经觉得有必要迅速解决日中问题。赞扬“和平理论”毕竟, 国民政府无法接受他的想法。“为促进日中未来的和平,必须找到蒋介石以外的人。但,除了王经纬很难找到其他人。”

  收到报告后,周佛海急切地希望见到王经纬。因为高宗武的报告说:“日本希望先生。 王会出去。“周佛海担心这句话会使蒋介石感到不高兴,因此,让我们先问一下王经纬的意见。但是看完王经纬之后 他不像周佛海那样紧张。反而, 他安慰周“没关系”。

  王经纬的“和平运动”

  7月22日,高宗武的报告和他给蒋介石的私人信件,通过机要秘书陈Chen,运送到蒋介石。蒋介石不知道王经纬以前确实读过这份报告。邀请他在三天内与张群讨论。

  江和王是当时国民党的第一和第二位人物。到目前为止,他们仍然站在与日军同一个阵营中。在“芦沟桥事变”之后王经纬曾热情地说:“当前形势已接近最后关头。所以,我们必须有很大的决心和勇气作出牺牲。如果我们不牺牲那只能是a。”

  然而, 中国军队的连续失败使他感到极为悲观和失望。李宗仁回忆说,1937年10月,去拜访王经纬时王增反复问他:“看看这场战斗,可以继续吗?“据当时在他周围的工作人员说,每当王经纬谈到抗战时,总是“摇头叹气”,说: “广阔的未来,我不知道要成为什么!”

  在王经纬旁边一群观点相似的人逐渐组成了一个小组,包括周佛海 陶锡生 高宗武 和梅四平。周佛海原本是蒋介石的亲密伙伴,由于这种关系,与王经纬存在着深刻的矛盾。然而, 通过长时间的交谈,他们发现了与中共和日本打交道的共同点。慢慢靠近。周佛海回忆说,“先生。 王的主张这与我们完全一致。“所以我们集中于先生。 王无形中酝酿和平运动。”

  两国处于战争之中总有一个主战小组和一个主战小组,当时, 王经纬提出“谈论和平”,“这并不意味着他投降并成为叛徒。这并不意味着王当时就离开了抗日战争营地。“黄美珍说, 复旦大学历史学教授。当时, 全国各界的抗日气氛很高,在国民党政府中 主战小组也是主流王经纬只能私下向蒋介石提交此意见,江没有断然拒绝通过德国大使托德曼进行的会谈也在秘密进行。

  但是在7月22日, 蒋介石看到了高宗武的信,由于这封信载有日本政府的话,“我希望先生。 王会出去“,江看到信之后“狂怒”,据说将来会切断与高的关系并下令暂停高额活动资金。然而, 周佛海每月仍从宣传部获得资金。已授予3,000元人民币用于支持高宗武继续与日本在香港保持联系。王经纬通过高宗武的日本之行打开了与日本进行“谈判”的大门。同时,此后,蒋介石彻底放弃了“和平”道路。

  逃离重庆

  在7月22日晚上,王经纬 刚读了高宗武的报告,就清楚地知道日本人已经“锁定”了他, 还有另一个消息:那天晚上,在日军与中国军队的激烈战斗之后,突破庐山以北的几个位置,九江市即将陷落。此时, 王经纬面临一种情况:一方面, 日军在武汉以外的战斗中稳步推进。我们离武汉越来越近,王经纬 最初对中国人抗日战争的能力产生怀疑, 很沮丧。另一方面,日方通过另一渠道发送了某种“诱人”信息-10天前,日本五位大臣会议正式批准了“建立新中国政府”的建议,决定立即开始“任命中国顶尖人物。”

  “主战有主战的原则,但,主战的目的是什么?使该国能够独自生存。如果可以实现这个目标,与日本和睦也是一种手段。为了尽快结束战争,我已经跟蒋委员长说过很多次,打开谈判的大门。“蒋介石邀请他讨论高宗武报告时,此时, 王经纬仍然坚决主张蒋介石与日本寻求和平。但是以权力为中心的蒋介石最终做出了相反的决定。王景伟终于明白:通过党的决议,实现他的“和平”主张是不可能的。

  由于高宗武的肺部疾病复发,梅四平接任了与日方接触的任务, 国民党中央法制委员会委员。在日本联系,松本茂晴 同盟新闻社上海分社和华南分社社长。从8月29日到9月初,梅四平与松本连续举行了五次会谈。1938年10月,战争中坏消息频传,广州和武汉接连倒下。王经纬利用这次机会接受了外国媒体的采访,许多次暗示他愿意与日本谈判和平。十月,武汉和广州沦陷前后王经纬的讲话和言论更加公开和紧迫。尽管有大多数人的反对,但是他仍然顽强地捍卫自己,说:“孙总理经常说要通过和平拯救国家,如果说和平是叛徒,总理也是叛徒。”

  秋以后的上海位于虹口区东方体育俱乐部支路的一个平房正在进行秘密谈判,称为“崇光堂会谈”。“崇光堂”会谈主要包括三个方面:第一, 建立以王经纬为首的新政权的措施; 第二, 中日实现“和平”的条件; 第三, 王景伟离开蒋介石国民政府的详细安排。

  关于王经纬如何逃离重庆,双方起草了详细的计划时间表。在11月26日上午,梅四平从香港飞到重庆,向王经纬汇报,在香港机场,为了避免检查,梅四平复制了丝绸协议,将其缝在西装背心上,然后带回给王经纬。

  “当时, 从重庆到国外的主要路线有两条:一条是从重庆到香港的路线。非常方便但当王显赫无缘无故地公开飞往香港是不可能的,因此,选择此路线非常冒险。另一个是经昆明到河内,这样比较安全但首先, 必须获得“云南国王”龙云的同意。“黄美珍教授介绍。龙云属于当地权力派系抗日战争开始后,他派兵对抗日本,但是当国民党政府和军队撤退到西南方时,龙云深深地感到云南有被吞噬的危险,与蒋介石的冲突正在加深。“王经纬没有军事力量。所以他最初的想法是在中国西南地区,龙运和陈继堂等地方权力集团已在控制区建立了政府,促进与蒋介石的和谈。黄梅珍说。为此,陈碧君去过两次云南与龙云进行了很多长时间的交谈,龙云还说:“如果 王来昆明我非常欢迎如果你愿意出国我也负责陪同,没有什么是错的。“弄清龙云的态度,王总和他的政党终于决定“借路”去昆明。

  担心目标太大,12月5日,周佛海以检查宣传工作为名,去昆明; 陶锡生也以演讲为名。王经纬原定赴成都,昆明就抗日战争发表演讲。12月8日从重庆出发在昆明与周佛海等人会面,然后飞到河内去香港。但是在12月6日,蒋介石突然到达重庆。直到12月18日,蒋介石要去营地作特别演讲,王经纬不能参加因此,他决定在这一天离开。12月19日,王经纬走上了不可逆转的背叛之路。在1940年,在日本人的支持下57岁的王经纬在南京建立了叛徒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