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华师二附中

2019年04月26日 15:47

    教育改革路径选择与如何起步

    1. 生态因素 非生物因素 生物因素 生态因素的综合作用

    朱清时:现在南方科技大学实行去行政化,就是你要来,就不要级别;要级别,就别来这里。目前改革肯定是有困难的,这种困难是如何与社会接轨,因为现在的社会是高度行政化的。

    套话作文的遏制有啥法?由于中学作文教学中套话作文文风的流行,是由命题老师等多方共同作用的结果,所以要想高效遏制此风,就必须各方共同努力。对于命题老师来说,既要把“套不上”作为作文命题的一项基本原则,又要调整命题思路,引导考生关注现实生活,关注身边之事,抒写真情实感。对于阅卷老师来说,要利用好阅卷评分的指挥棒以准确引导中学作文教学,不应再一看到套话作文就打高分,而应大大鼓励那些关注社会现实、关心身边生活、叙写真我体验、抒发真我情思、表达真我认识的“我手写我口”型的作文。对于作文专家来说,也要准确引导中学作文教学,不要在讲学、著述等时只顾经济效益而向备考师生传递错误信号,不要到处随意乱讲“作文命题其实质都是不命题”、“命题的种子可以在‘东坡’土等任何土壤中成活发芽”(王大绩语)等歪理论。对于一线教师来说,要及时端正教风以正确引导考生,千万不要盲目跟风,不要胡乱传授什么考场秘籍。对于备考学生来说,要大胆抛弃“作文不就是套嘛”的作文观,要积极构建健康和谐的作文观,真真切切作文,坦坦荡荡做人。试想,如果各方都能朝着正确的方向努力,那么套话作文文风还会持续得久吗?

    研读与讨论后,明确:共6处被删减或更换。

    1949年建国以后,叶老担任教育部副部长兼人民教育出版社(以下简称人教社)社长,他一方面肩负全国教育改革的主要任务,一方面仍以极大的精力领导中小学教材的改革和建设。叶老的领导是具体的,不限于制定方针和原则,而且深入到一字一句之中。“文革”前17年间,人教社出版的一代又一代各种教材,那初稿集合起来真要“汗牛充栋”,其中绝大部分是经叶老亲自审阅和修改的,语文教材更是一字一句一个标点都凝结着叶老的心血。粉碎“四人帮”后拨乱反正,教育部召开教材会议,编写各种新教材,这时叶老年事已高。不再担任人教社领导工作。但仍十分关心新教材的编写,并给予热情指导。人教社编写语文课文,一些重大问题经常向叶老请教,一些新选时课文总要请叶老审阅。叶老有问必答,而且说得详细具体,循循善诱。叶老领导教材的编写,始终是从革新着眼的,他总是充分肯定教材建设的成绩,又总是引导编辑看到不足,不懈地走革新的路子。

    ○高分作文的三个必备条件

    “这真是可悲又可笑啊!”1月26日,在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委员会与北京师范大学共同组建的中国教育政策研究院的成立大会上,顾明远说起了自己的这段经历,引起了与会专家学者的共鸣。

    “文化人类学”的出现,使人们清醒地意识到“人是一种文化的存在”。这个命题表明:文化是人创造的,被人创造的文化反过来又规范着人,具体的人总是生存在特定的文化世界中。

    B、如果实际上我们需要每层楼都有水,那可能就不必要把水都提到楼顶上乃至塔尖上去——塔尖上也装不下这麽多的水;

    张:今晚的神州大地,无论是都市乡村,草原海疆,万家灯火放出最炫丽的美景。

    这样说来,当下正活跃着的第三代个性教师,他们有意识地反传统、反经典,有意识地挣脱文本的固有诠释,反对文本解读的客观性、确定性。尽管我们在理智与感情上都难以接受这种教学,但它存在着,甚至还受到某些“理论高深”的学者的肯定。第三代教师更多的走着颠覆与解构的路子,不论是教学实施还是文本解读都挑战着人们的传统观念。即令这种解读是创新的、个性化的。但在我看来,这种抛弃以语言文字为核心的语文教学策略,这种架空文本、甚至无视文本价值导向的做法,正代表着当下语文教学的最大迷途。可怕的是,这种教学迷途,恰恰是以个性标榜与创新求异的面目出现的。人们或津津乐道,或极力辩护。

    朱永新:面向未来,我们必须思考教育的终极意义。孔老夫子早就说: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教育不仅应该给人幸福,它本身就是充满乐趣的。当下教育中的学生和老师有多少幸福和快乐可言?我曾写过一篇《快乐第一》的文章,不丹是个穷国,却有从幼儿园开始的10年义务教育;丹麦是个富国,学校里没有成绩单,没有评先进,终身学习在那里是最美丽的风景线。最重要的是,因为教育的公平和平等,两个国家的人民幸福指数都很高。

    我们需要和应该改进机制,形成“行行出状元”,“非大学也高”、各行业、层次都“要人才、出人才”的观念和态势。要改变目前“唯高是举”、人皆以“上得高校方为贵”的社会心理,不盲目比“高”,从而竞相加码、唯恐落后,掉进高喊“减负”、实际身不由己、不断做未必需要的“加负”的教育“漩涡”。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

    “猪流感”启示录

    成功:亮出杀手锏

    1.关睢《诗经》

    “鲁迅的作品是否晦涩?学生觉得难不难?其实很大程度上还是看语文老师如何去诱导和帮助学生怎么去理解,这是语文老师的责任。”林复洋认为,学生反映鲁迅作品难度其实错不在于作品本身,在现代高中生读鲁迅的作品依然有深厚的意义。

    2008年年底,江苏省教育厅召开新闻通气会,发布对08高考方案的完善微调意见,其中一项就是“从2010年起,文科和理科实行分开计划、分开划线、分开录取。”

    素质教育要做得更好,应该从幼儿园和小学培养起,到中学以后知识技能的学习任务重,就有点儿晚了。大家都觉得我乐观、坚强,适应力强,这和我家庭教育影响有关。妈妈对我要求很严格,但父母都是豁达、乐观、不惧困难的人。我从初三起住校,养成了“遇到困难,只要勇敢面对、坚持下去,最后自己总能解决”的习惯。好的性格和习惯,应该是在很小时候养成的。所以,素质教育应该从早期教育、基础教育做起,而不是早早让小孩整天坐在教室里上课。

    基础知识

    当看到课本上涂鸦着“Give you some color see see(给你点颜色看看)”又或网络上盛行的“How are you(怎么是你)?How old are you(怎么老是你)?”的对话时,人们难免会将年轻人视为中国式英语流传甚至推广的始作俑者。殊不知,早在解放前,上海的洋泾浜区就已在流行一种被称为“PidginEnglish(洋泾浜英语)”的颇具本土特色的英语了。

    我的理解,以人为本,落实到学校工作中就是要以学生的发展为本,以教师的发展为本,师生的共同成长应当成为学校办学的主要目标。

  高中要不要文理分科已成为当前教育讨论的热点,论者似乎都是简单地从高中分科合科的利弊得失、与高考的关系、学生的负担等方面来论争。我觉得,应该跳出这个思维框框,从基础教育的任务、时代的要求、人才的培养、教学模式以及考试制度的改革等方面全面思考。

    在周教授看来,教会学生“用语文表达、学习和工作”,而不是教会他们应付考试,这才是语文教学的规律,才是让学生学习语文的目的。目前,在部分高校的自主招生考试当中,已经出现了题型和高考远远不同的语文科目测试,有的学校就不考知识点而只考作文,而且作文题在形式上也和高考迥异,同时学校还告诉考生和家长,每年考试都会 “搞搞新意思”,没有固定题型。 “如果更多的高校在自主招生当中这样命题,甚至高考也出现这样的导向,那么以后的语文老师将会舍弃应试教育,而回归语文教学本身。这样,全体学生的语文能力也就自然提高了! ”

    相反,一家民间的教育评估机构要想生存发展下去,而不是只做一锤子买卖的话,它就一定要取得公信力,既得到家长和学生的信任,也得到高校本身的信任。要达到这个目标,它就一定要制定科学合理的标准,并且不断修正且践行之。这不是一纸文件就可以让高校乖乖服从的。当它还刚刚成长、还没有取得足够公信力的时候,一些大学特别是名牌大学不买它的账,甚至“客大欺店”是正常现象,而一旦它建立了公信力,名牌大学想不正眼瞧它也不行了。

    当然,取得的教育成就可以为豪,但我们需要保持清醒认识,我们是教育大国,但不是教育强国;我们是人力资源大国,但不是人力资源强国,欲实现多方面的现代化、实现民族复兴,需要把教育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

    4.必须高举教育科学的旗帜

  今年年初,西安交通大学一名曾经获得“长江学者”称号的博士生导师被撤销了博导资格。在校方这一举动的背后,是6名老教授连续两年多对这名博导涉嫌学术造假的实名举报。然而近日当记者对该事件进行采访时发现,事情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

    3、社会用人和人才评价体制、利益分配体制,没有形成“行行出状元”的氛围,而主要还是形成了“高考出状元”、“大学出状元”的氛围。

    6慄 lì义为因寒冷或恐惧而发抖。不再作为“栗”的异体字。

    “我们国家的现实和发展就是这样:凡是依赖不成的,我们自己都能搞得像模像样,比如二弹一星、凡是能够引进的,就都搞不成.......现在很多合资企业就这样,卖点东西,而没有去考虑这些深层次的东西。殊不知,这就是社会的恶性循环!”

    从2010年起,北大自主招生在北京、上海、湖北等13个省份试行“校长实名推荐制”。首批获得推荐资质的39所中学的校长,可向北大实名推荐优秀毕业生,审核合格的推荐生将直接入围北大自主招生面试范围,通过面试的学生高考时将享受线下30分录取的政策。此举一出,赞同与反对之声并起。

    显然,校园安保工作是个庞大的工作体系,除了校园方面完善的安全举措外,最根本的,还在于改善社会的民生现实,消解报复社会的极端分子滋生的“土壤”。马静

    对于心系教育的企业家,我们建议把慈善的目光更多地投向教育基础设施以及那些家境贫困的学子,关心第一名无可厚非,但雪中送炭往往更受人敬重,也免得因奖励第一名而留下炒作自己的嫌疑。

    蔡智敏:学生读了很多文章,即使不算课外书,光是教材上的范文,几年下来学生也读了很多,但很多学生还是不会写作文。我们要好好反思这个问题。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有很多,最明显的一个就是读写未打通。学生在读一篇文章的时候没有去思考它是怎么写的,思考它为什么好,好在什么地方。只是读了就过去了,到写的时候想不起来怎么写。所以教师应该引导学生在读的时候就想到写,要思考领悟作者的写作方法,这样思考得多了,脑中有了一些基本的框架,写作时自然就会下笔,而不会提笔时茫然四顾,大脑一片空白。因此,教师应该对学生强调,读文章的时候需要从写的角度思考,读写要打通。

    第四个原因,现在人们对教育的重视程度和以前不一样了。现在的孩子都是独生子女,大家都把教育看作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方面。所以要起点的公平,不能输在起跑线上,这个意识增强了,以前没有。以前没觉得对教育这么重要。现在,不管有钱还是没钱,不管是不是知识分子家庭,都对教育空前的重视。之前不是人们对教育不公平没有感受,只是没有这么强烈。这些综合因素使得教育公平变成大家共同关注的热点。同时这也反映出,人们的民主意识、维权意识在普遍增强。

    知识改变命运

    记者:听了张主任以上的介绍,看来中高考备考里大有学问,真的长了不少见识,据了解全国中高考备考指导中心每年都有一些供广大考生参考的试卷及名师讲解,广大考生都很期待有相应备考参考资料,今年是怎么安排的?

  

    8月12日,教育部公布《通用规范汉字表》(征求意见稿),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在这份征求意见稿中,不仅恢复了51个异体字,还拟对44个汉字“动刀整形”,调整其写法,事件随即引发各界强烈反响。

    现在,对相对稀有的优质教育资源的非良性竞争,如运用关系、钱财、权力等手段,放大了社会不公,腐蚀了社会风气,激荡了百姓情绪,最后受害的必定无一例外的是全社会。而不少学校也由对一些无良行为的不满逐渐变为羡慕、仿效、参与。教育就是培植良知,而放弃良知,进行错误诱导,扪心自问岂非罪过。有些地方在教育均衡化等问题上有不正确的认识和导向,客观上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这是玩忽公权,务必改之革之。我认为当前在义务教育范围,积极推进教育均衡化,学生就近入学,不搞择校还是好的。义务教育以后阶段以公平考试录取的办法,在当前还是百姓认同,机会相对公平的办法。

  专业能影响着一个人未来,专业选得好意味着以后就业更容易、发展潜力更大。因此,考生和家长填报志愿时,对专业选择应该特别关注,但是面对众多高校上千个不同的专业,考生到底怎样挑选专业呢?

    这个作文,虽然难度不大,但要想得高分非常不容易,人人都有话说,往往会庸俗化,大众化。要想得高分,必须注意:如果写成记叙文,必须把事件叙述得细腻充分,需有个人心灵的震撼;如果写成议论文,必须观点鲜明,详略得当,中心论点突出。否则,容易写的分散。

    全国卷自1980年《读“画蛋”有感》开始,到1999年《假如记忆可以移植》为止,总共20次作文题,仅命题作文四次:1982年《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1988年《习惯》,1991年《“近墨者黑”或“近墨者未必黑》,1994年《尝试》。这4次命题作文显然是从励志、慎行和实践、创新的个人修养方面去考察认识与表达的。社会价值逐步呈现多元化,个人自我设计流行的年代怎样看待理想与实现的冲突、处理个人与集体的关系,自然可以启发许多较深层的思考。此外的16次作文题都是材料作文,启发考生分析、综合和想象去探求一种更深层的人生哲理和社会与科学的未来。这在90年代尤其突出。

    当前必须重新恢复语文学科的工具性定位,而不是一味地无限地夸大人文性的改造语文学科的功用,以之为“灵丹妙药”;否则语文教学就会走进死胡同。无限夸大语文的人文性特征,扩张语文学科的势力范围,将思想的、生命的、生活的、政治的、制度的种种思想精神层面的内容,将思想品德课、体育与健康教育课和综合实践活动课的内容,一律纳入语文的系统,全部指望我们语文学科来承担其责任和义务,我觉得既不切合实际,也背离语文教学的根本任务和目标。这是把语文当成了思想教化的工具,当成学生学习的百科全书,这便与文革时期视语文为政治的附庸如出一辙了,甚至还比之更加“发扬光大”。我觉得这种囊括一切、包打天下的狂热之举恐怖尤甚。这是为语文学科和语文老师添加镣铐和枷锁。这是一些喜好标新立异却又不很懂得语文学科定位的人的故弄玄虚之举,于语文学科的建设有百害而无一利,是自毁语文的恶作剧。  

    接下来我们不妨听听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王岳川先生对于语文教育的看法。

    但遗憾的是,刚刚发布的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的五大要点中,并无涉及此一层面的内容。像企业成为市场主体那样,让学校成为教育主体而不再做教育管理部门的附属物,这一教育界当下最迫切的呼声,在纲要中并无反映。这其实是可以理解的,纲要制定主体说穿了就是教育管理部门,要教育管理部门革自己的命,显然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梁衡:现在有一个词叫做“软实力”,是和硬实力相对而言的。软实力是指通过吸引别人,而不是强迫别人就使人接受的力;硬实力是指用强制的办法。在我们意识形态工作和宣传工作中也存在这个“硬”、“软”的问题,比如你运用权力开会,发文件,提要求,这是用硬实力;用新闻、文学、艺术手段传递信息、宣扬主张,这是软实力。事实上,任何教育灌输都有硬软之别。比如对学生教育,课堂是硬,要强制考试,课外是软;课本是硬,科普读物、思想读物是软。我曾写过一套《数理化通俗演义》,就是想区别于课本硬教材,搞一套学生自愿在课外读的软教材,增强教育的软实力。中组部党建读物出版社和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了我的《走近政治》、《爱国的理由》,也是一种政治软教材的尝试。

  

 

 

        海事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