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开远市第一中学

2019年04月26日 15:47

  对于教育形势怎么判断,是教育改革启动的关键。当初经济改革启动是基于对整个国民经济形势的判断。文革以后,国民经济处于崩溃边缘,但还是认为莺歌燕舞,形势大好。而邓小平认为,中国和发达国家的差距不断扩大,不是20年、30年,可能50年了。这是启动改革的基本判断。现在对于教育形势,教育主管部门也认为形势大好,以在校生规模为成就。但是,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工作,过去是60%以上,现在一流大学80%都找不到工作。这不能全怪罪于经济危机,而是我们的教育不能培养出适用人才,这是教育追求数量、规模,不求质量、品质而产生的危机,有可能演化为社会危机。企业生产的产品不合格,是企业的失败。教育培养不出适用人才,是教育的失败。这既是严重浪费社会资源,又对中华民族的未来不利。

    归根结底,是我们教育管理制度上有没有压力,大家不需要做这种痴迷的事。所以我发现去检阅课程设置,引进新教科书,这是表面的事情。

    新安晚报:2月28日发布的《纲要》制定了今后10年中国教育改革的路线图和时间表。听说这幅教改新蓝图的出台,曾征求过您的建议?

    班主任喻克俭老师是教数学的,她告诉记者,蒋昕捷给她最深的印象就是有个性、有主张,比其他孩子要显得成熟。平时在班上他沉默寡言,上课也从不主动举手发言,表露自己,但心里非常有数。比如一次考试成绩下降了,找他谈话,他只有一句话:我知道了。但下次考试成绩一定会赶上来,让老师很放心。他属于那种学习不太刻苦,但思维敏捷,比较聪明的学生,比如数学,他很少做题目,所以成绩只排在中上等,但思维非常清晰,一点就通。高二开始,他的兴趣逐渐转移到计算机上,有时一放学就到电脑房,也玩游戏,不过他很有自制力,不会影响到学习。喻老师说了一件让她印象深刻的事,高二时候她刚接手这个班,由于性格比较内向,蒋昕捷并不引人注目,但有一次和他深谈却改变了自己的印象,和一般的孩子不同,蒋昕捷非常有主见,不是那种老师说什么就听什么的循规蹈矩的孩子,但也不是特立独行非常逆反的孩子,只有真正了解他才能知道这一点。

    访谈中,刘利民透露,今年的“小升初”政策已经通过市政府的审议,不久将正式向社会公布。“与往年相比,今年的‘小升初’政策更加符合《义务教育法》的精神和要求。”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教材的改变导致高考内容的变化,是最让复读生望而生畏的事情。

    但是,无论如何,回避现实,回避这个时代苍凉的景物,回避让人沉重的公共事件,回避本应该让考生具有的公民意识、公民担当,刻意地营造一种充满诗意和哲理意味的窠臼,让他们绞尽脑汁地建造华丽的文本,让他们装作优雅,去抒发无病呻吟的叹息,去在风花雪月中撒娇,在装腔作势中编造生活的智慧,这也未免太缺钙、太飘渺了。“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疾于文风浮靡,时人主张文章应言而有物,应贴近现实。诚然,鬻声钓世、淫丽烦滥的文章,贻害不浅,让人“胸中无丘壑,眼底无性情,虽读尽天下书,不能道一句”。

    “当前一些地方愈演愈烈的‘择校热’,是区域内教育资源配置不合理的直接反映,必须下大力气尽快解决。”在不久前举行的全国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经验交流会上,国务委员刘延东一语道出了教育改革面临的难题,显示着党和政府推进教育改革的决心。

    。。。。。。

    教育是地方最重要的公共事业,对教育加大投入是政府的首要责任。判断地方政府的教育政绩,不可避免地要看地方教育经费投入水平和使用水平,以及区域基础教育均衡发展水平。

    楚汉相争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刘邦也不仅仅是因为运气好才成就一番伟业的。项羽最初是胜利者,却因为种种独断与专横、穷兵黩武而一步步走向失败,刘邦原本是弱小者,靠着机缘巧合与萧何等人的力捧才起兵举事,因为虚怀若谷、深有自知之明才屡屡逃脱险境,最终得以以弱胜强。刘邦最大的天才是会识人与善听,他的所有战略蓝图几乎都是听来的,他挂在嘴边不掉的话是“为之耐何?”、“计将安出?”。别人说了,他也会听出个好坏来。

  当“人民网重庆6月29日晚,针对重庆市文科高考状元何川洋更改民族身份一事的调查结果公布,巫山县委决定对责任人巫山县科协党组书记、主席万民强(原县委统战部副部长、县民宗局局长),巫山县大学中专招生委员会办公室主任何业大(何川洋之父)作出免职处理。同时,对巫山县委编制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兼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卢林琼(何川洋之母)予以停职。”的消息出来的时候,许多网友都纷纷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素来以讽刺弱势群体为己任并发了大财的赵本山们,这次讽刺的是寡妇和上不起学的人。二是赵本山的小品反映出编导的无知。赵本山小品的核心内容是给一个单亲家庭捐款资助上学的事。“国家保证每一个考入公立学校的学生入学”,他认为,“这个节目内容表现出节目编导者对我国当下教育制度的空前无知”。 三是春晚扼杀了孩子的创造力。春晚让少女背《百家姓》,既违背了教育规律,更有悖于党中央国务院大力提倡并积极推进的素质教育。“靠背诵能力的提高或超常背诵能力,对创新人才的培养益处不大。” (长江日报2月18日)

    1934年毕业后,在济南山东省立高中任教。

    八十年代初,社会重理轻文的倾向很严重,经过文革劫难,一些家长如惊弓之鸟,“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更有市场了。那时我认为,教师要有学科的自尊,不要低三下四地恳求甚至哀求学生学语文,我发现有些同行简直是跪着在上课!——自己没有了尊严,你的学科还能有什么尊严?我们能做的,是利用自己的学养,展示母语的精神和魅力。所以,除了在对新生的起始教学中向他们说清“语文重要”后,我一般不再强调。我至今仍然认为,对轻视祖国语文的人而言,失败与教训往往是最好的老师。

    不过,我能感受到。对中国人来说,不分年龄、民族、地区、性别,“过年回家”与其它任何节日截然不同,至高无上。超越喜欢或讨厌、接受或抛弃、重视或轻视。

    从政治需要出发,学校变成了行政的附属物,学校的一切重大事务,从校长任免、课程设置到教材编写、教师资格,以至招生人数、学籍管理等,都由政府决定。教育部办大学,教育局办中小学。学校自身也行政化,校长成为行政官员。

    这么多年大家一直在喊素质教育,要培养创新能力,我在麻省理工学院、剑桥大学、牛津大学,这些学校从来没有人说培养创新人才、素质教育,但是他们培养出的就是创新型人才。

    朱小蔓:我们要用历史的眼光,来看进步取得之不易。我们的教育规模扩大是在巨大的社会变迁的压力下完成的,同时又和地域差异、基础薄弱等基本国情叠加在一起,现代化、城市化、市场经济、大规模人口流动等给教育发展和调整带来了巨大难度。无论从什么角度,我们都要肯定这一大规模攀升的意义。曾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助理总干事的科林?鲍尔说,上个世纪50年代到90年代,中国始终走在世界全民教育运动的前列。

  在人民教育出版社新版的语文教材中,鲁迅的作品明显减少。鲁迅的作品过时了吗?一时间,陪伴几代人成长的鲁迅作品,竟在校园里面临尴尬的境地,是去是留,争议不断。昨天,记者致电人民教育出版社求证此事时,他们表示,新近并没有大幅削减鲁迅在中学课本中分量的计划,只是几年前在修订新课标教材时对选录篇目有所调整。

    本市不少一线老师也表示,现在的课堂的确缺乏教育男孩行之有效的教学技巧,偏重于死记硬背和语言表达,忽略了动手能力和创新,少了点男孩气。

    吒 zhā

    最后,回到我们的议题,杜甫《前出塞》一诗中写道:“众人贵苟得,欲语羞雷同。”不知今年的出题专家能读出诗圣此诗的意境否?

    其实,套话作文在我校的这次月考当中并不是仅仅出现了《悬崖缝中的花》(以下简称“《悬》文”)这一篇,而是出现了多篇;套话作文也并不是仅在我校的这一次月考当中出现了多篇,而是在历次月考当中都会出现多篇;套话作文也并不是仅在我校流行,而是在全国各地都非常流行。可以说,我校不少师生教、学套话作文的现状,只是近年来全国各地中学作文教学状况的一个缩影。

  尊敬的各位领导、老师:

    这几天高考结束,网上有消息说各个高校又开始哄抢高考状元了。有些“悬赏”10万,有些悬赏20万。我为那些孩子的家人高兴——他们可以拿到投资回报率了,但是我要为这些孩子们担心——他们要被买去“毁灭”了。如果前面的调查确切,这些“购买行为”首先是广告策划。如果他们明明知道,这些英才4年后必然成为庸人,这说明他们压根就没打算怎样培养这些孩子(没有英才培养计划),他们只是拿他们来制造噱头。或者,这纯粹是一场恶作剧:花10万,20万买一个状元来,再花四年时间把他毁灭掉——这难道是高等院校拿纳税人的钱应该干的“好事”!

  春晚完了,真的完了!带着一点笑声,带着更多的思考,春晚就这样完了!春晚留下了什么呢?除了华丽的舞台可能就是那些语言类节目中透露出的汉语的光辉了!现在再次让我们记录一下那些个相声小品为我们制造的无限欢声笑语!

    教育公平不是劫富济贫

    葛剑雄:对高等教育,纲要中的核心阐述是要给高校办学的自主权,目前自主权是政府授予的,因此政府办学的方针就很重要,能不能真正做到自主也取决于政府。

  教育主管部门欲以行政命令扑灭补习之风,这就如同自己创造了一个市场,而又宣布这个市场不许存在。结果显而易见,那就是市场继续存在,而禁令不过是可以随时抓一两个“坏典型”的依据罢了

    内容 说明

    从教材的编写理念比较,课标教材更能体现知识的发展规律和学生的认知规律。

    张炳良教授,曾获英国伦敦大学伦敦经济及政治学院哲学博士学位,对公务员制度、亚洲地区公共管理改革等有专门研究。出任香港教育学院校长后,尽管公务繁忙,但一直未放弃对高等教育的思考。

    作文写“品味时尚”

    其次,要真心“还权于教”。在最近的一些评论中,有人列出一系列问题清单,抛给新任部长。细看这些问题,不少涉及学校的具体办学问题,比如征地、盖房、中小学教师上课、大学教师考核。把这些问题揽在教育主管部门的手中,是教育部所不能承受之重。从中小学生跳集体舞、学唱京剧,到高校统一标准的评估;从管理大学生在校外租房到规定大学生的毕业设计,教育部做了太多自己不该做、也做不好的事,既浪费精力,又导致怨声载道。对于我国的教育发展而言,教育资源的高度垄断和办学的高度计划性,降低了教育的竞争性,也限制了办学的活力。教育部门所应该做的是,把该归还给学校和社会的权力,分别归还给学校、归还给社会,给教育营造公平、自由的竞争与发展环境。只有发挥办学者、教育者、受教育者的教育积极性,以及保障办学者、教育者、受教育者的权益,教育才能办好。

    内容 说明

    现在,我们踏上新的文学征程。我们将面对新的时代,迎接新的挑战,感受新的责任,完成新的使命。这种使命和责任概括起来就是,为人民写作,为时代放歌,做人民的作家。人民给我以爱,我回报人民以歌。时代给我以美,我回报时代以诗。

    老祖宗发明了文章,就是给人看的,不是用来考试的,自从隋文帝发明了考试这个东西以后,文章便变得越来越不好看了。考了一千多年,也不知考了几万场,流传下来的文章只有一篇,苏东坡的《刑赏忠厚之至论》,而且是第二名,您见过哪篇状元的科举文章流传下来了吗?

    首先要坚守教育第一线,甚至坚守一所学校。1956年,霍懋征被评为我国首批特级教师,之后多家单位希望调她过去任职,有许多“高升”的机会,但她拒绝或只答应借调,最终没有离开小学课堂和孩子们。教育家们大多终身服务于一所学校,将办好学校当作毕生的事业追求,从实践中提炼理论,又将理论应用于实践。当下,沪上比较有影响力的校长,如唐盛昌、刘京海、郭宗莉等,在各自学校任职均超过15年,长期与学校休戚与共,办学思路一以贯之。反观有一些校长或教师,按指令调动,几年换一所学校,或因工作业绩出众调入教育行政部门,无法在一所学校系统化实践自己的教育理念。

    语言文字专家指出,这十大流行语,多半从去年受关注程度最高的社会事件、文化现象、网络传播中“衍生”而来,具有鲜活、生动的使用特点,反映出我们社会中的热点关注和大众心态,值得详究。

    历史机遇不容我们再次错过!

    4 给你肉、鸡蛋、黄芽菜、百叶四种食物,能组合出几个菜上桌,越多越好。

    五十载春秋风华,二十年丹心铸剑,他的心血和灵魂全部默默倾注给了共和国的蓝天卫士,熔做了他的体,化作了它的魂。

    何捷每年都能指导30-50个孩子在各级各类全国作文比赛中获奖。至于他的学生,作文小天才、作文小大使的头衔也并不稀奇。2007年福州中考状元黄禛乐就是何捷的得意弟子。

    记得鲁迅先生曾批评过类似徐晋如这样的“不平家”:

    我们认为:成人比成绩更重要。素质教育的实质就是着眼学生的可持续发展。真正的基础教育,必须面对每一个普通的学生。我们相信每一个学生都是可塑之才,每个个体蕴藏着巨大的发展潜能。必须尊重和理解学生,重视学生的个性差异,赏识学生的优点,宽容学生的缺点,因材施教,因势利导,使每一个学生都能学有所获、学有所成。

    我当校长之前,学校里最流行就是老师的讨论会。现在我发现学术会完全变形了,开学术大会都是官本位,大家都在崇拜权力,作第一个大报告的人,一定是官最大,地位最高,哪怕他学问上大家都知道没有什么。一开大会就洋洋洒洒长时间作主题发言,随后都是按照级别、权威程度排,真正一线年轻人没有机会表述。

    再次,降30分录取并不能保证北大录取到真正的人材。北大此举无非是想改变一考定终生的弊端,让那些能力强,平时成绩好的学生,避免高考发挥失常而与北大失之交臂。实践中北大的理想主义,必将被中学校长的现实主义击破。对于一些名牌重点中学来说,那些成绩拔尖的学生,考取北大与清华本就不成问题。学校为了争得更多的北大录取名额,这部分学生学校一般不会推荐,而推荐的重点是那些处于北大、清华录取线边缘的学生。如此,北大录取真正人材的愿望只能是一厢情愿。

    出处:《左氏传》富辰曰:兄弟虽有小忿,不废懿亲

  

 

 

        海事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