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九年级化学上册教案

2019年04月26日 15:47

    2009年7月在西安隆重举行

    今年的试题完全依据《考试大纲》和《考试说明》,分别从字音的判断、成语的使用、语病的辨析、句子的衔接和连贯四个方面设置题目,有效考查了考生日常的阅读积累、强化了使用语言的规范性,这些题目都是传统的必考考点,问题设置合理,材料贴近生活,完全在考生的备考视野之中。例如字音题中的"冠guān心病""梵fàn文""拈nīan花惹草""发横hèng财"都是生活中的常见易读错的字,很好地体现了高考语文规范语言听说读写的功能。而其他题目的语言材料所涉及的"社区邻里""甲型流感病毒""狗是忠义、勇敢而又聪明的动物"都让学生倍感亲切,减少了不必要的语言干扰,利于学生准确迅速地答题。

    在将近一个世纪的生命征程中,偶或相遇,偶或偕行,在不同的轨道上,他们奋力“向前走,向前走”

    节假日上课属违规

    点评编辑:《创新作文》方东流

    一篇课文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人教版小学五年级上册第17课《地震中的父与子》讲述了1994年美国洛杉矶地震中发生的一则故事。一个父亲匆匆赶到倒塌的小学,徒手刨挖了38个小时,救出了包括他儿子在内的14个小孩。

    读书人的学问:有聊、有趣、有用

   校长儿子结婚、学生让路的事件并非独此一家。近年来,类似的丑闻已被频频曝光。四川乐山一学校副校长的儿子结婚,为让受邀教师都能参加婚礼,全校上课时间推迟半小时;海南儋州某校长儿子结婚,校长让全校师生放假两天;河南虞城县一小学校长的儿子结婚,全校1000多名学生放假5天,腾出校园用以大摆婚宴。

    枝头堆硕果,满园桃李香。沐浴着9月的金风,第二十五个教师节到来了,千万园丁幸福地享受着属于自己的节日。此时此刻,广大教师忘不了党和政府的亲切关怀。

    据一位熟知中国考试改革的人士介绍,过往十几年间,教育部在高考改革层面一直是在两种改革路径的选择中所摇摆。

    现在在某些比较正式的文件中,在我头顶上也出现“国学大师”这一灿烂辉煌的光环。这并非无中生有,其中有一段历史渊源。

    由海军潜艇学院组成的水兵方队身着洁白的水兵服,手持95-b式短自动步枪走来。他们的平均年龄为18周岁,是这次阅兵中最年轻的方队。

    某新型地地常规导弹方队接受检阅。这一型常规导弹能够全天候、全方位对多种类目标实施精确打击。

    就在鲍鹏山忙于往返两地的同时,《百家讲坛》的编导们也随着他的行程,不断地发出邀请。渐渐地,鲍鹏山意识到,作为中国最大的文化推广平台之一,《百家讲坛》通俗易懂,更具文化引力。一年后,带着同一种理想,圆满完成上海图书馆讲座任务的鲍鹏山正式入主《百家讲坛》。

    针对舆论抨击的高校“行政化”“官僚化”趋向,征求意见稿提出“推进政校分开管办分离”“探索建立符合学校特点的管理制度和配套政策,逐步取消实际存在的行政级别和行政化管理模式”。

    对照民间版与官方版的高考改革方案,有许多相似之处,比如说分层次录取,高校自主招生等同国内很多领域的改革类似,在这个问题上,民间较官方先行了一步。

    有一次作文课,陈老师留了作文题目,然后讲了关于这个题目的破题法和有关的一些素材;我记得当时我就按他传授的方法写了短短的一篇小议论文。第二天的作文讲评课,陈老师首先读了我们班长郑建坡的一篇文章,听了以后,我觉得中心明确,言之有据,且大气磅礴;然后又读了我的那篇小短文,当时我低着头,心想可能是拿我的丑去衬托他的美吧。读完之后,陈老师问:"写得好不好?"同学们说:"好!"又问:"哪一篇好?""都好!"其实当时只有我一个说第一篇好,实际上我心里也确实认为班长的作文堪称大作,而我的文章和他的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但也许是同学们给我面子,并没有否定我的文章,陈老师顺着同学们意见(我个人当时就是这样认为的),分析了这两篇文章的成功之处,自此之后,我和班长一样,成了同学们心中的"作文大师兄",同学们有什么写作上的问题都和和们交流探讨,说实在的,我在写作上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那次的作文讲评也许是阴差阳错的造就了我当时在同学们心中的地位。但是,在同学们和我交流探讨的时候,我却从中获益匪浅,逐渐对作文有了浓厚的兴趣,对素材的把握也慢慢地得心应手,从而在高考时语文得了全校的第一名。

    汉家烟尘在东北,汉将辞家破残贼。

   作为语文教育工作者,我已无法安坐,缘于我今年接的两个高一班级,课堂上出现的一些不正常问题,加之平时所见所闻语文教育之种种奇怪现象。我不得不静下心来认真地思考语文及语文教学,还有语文教育者的责任。

    中国教师报:简单的总结下,您的语文课与其他一般老师的语文课有哪些不同?

    9. 观察植物细胞的质壁分离与复原

    一学生发到我手机里的短信:

    今天,教育内部、中小学校存在着不少不稳定因素,不能不说,与教育民主机制的匮乏有直接关系。

    我充分相信,只要上下努力,胡锦涛总书记所说的“努力办好让人民群众满意的教育”的目标一定能实现。

    有人说,韩军是语文教育界的“思想者”,有人说他代表了语文教育界的自省与反思,他却自谦地说:“我只不过多多少少地充当了一个概括者、张扬者、倡导者的角色,我做了一个及时‘喊一嗓子’的人”。他这一嗓子喊出了被一位河南特级教师称赞为“五四”后首篇语文教育新论的“新语文教育”理论,其“新”并非标新立异、除旧布新,而是“五四”新文化之新。在书中,韩军表示,他主张的新语文教育意欲回归两个传统,一是回归“五四”新文化真实、自由、个性的精神传统,一是回归“五四”前中华民族千年语文教育根本方法的传统。

    遥想77年前的1932年,清华大学入学考试的国文试题是陈寅恪先生出的一个上联“孙行者”,考生周祖谟对出下联“胡适之”,赢得诸考官一片喝彩。然此下联却不是标准答案“祖冲之”。以当今高考评分标准,此乃“零分作文”,但周祖谟却荣登金榜,后来成为一代语言宗师。

    “亲近鲁迅”是一个全新的命题,既是一个鲁迅作品解读观问题,又是一个“鲁迅教学”实践问题。刘发建先生的《亲近鲁迅:落地麦儿童语文课堂》一书,是他多年“鲁迅教学”实践的结晶。他认为,现在的学生不喜欢鲁迅反映出“鲁迅教学”出了问题,尤其是小学“鲁迅教学”出了大问题。因为语文课担当着启蒙教育责任,鲁迅以什么样的面目与学生第一次相遇至关重要,将会对学生在中学乃至大学里学习鲁迅产生重大影响。

    阅读下面的文字,根据要求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60分)

    吕:60年波澜壮阔的征程,我们一起走过;

  也许不久之后,在“裸分状元”、“加分状元”之外,又会有“推荐状元”这种新说法。

    当下,不少人用道德眼光来看待有偿家教现象,将之定性为有违师德的走穴行为,甚至认为是一种教育腐败。这并非是一种理性认识,因为这种看法无视家教存在的现实需求。

    三、确立全新的教学观

    在全国试卷1中,作文题是这样开始的:兔子是历届小动物运动会的短跑冠军,可能不会游泳。一次兔子被狼追到河边,差点被抓住。然后好多动物围绕兔子该不该学游泳展开论战。

    此次阅兵中最令人耳目一新的方队之一--来自第二炮兵的陆基巡航导弹方队通过天安门广场。这是中国军队作为“杀手锏”武器的陆基巡航导弹首次公开亮相。

    2006年9月,胡锦涛总书记亲自给北京大学教授孟二冬的女儿复信,表达了总书记对师德建设的深切关心。他提出了教师的两个基本标准——人格魅力和学识魅力。

    据人教社原总编辑吴履平回忆:“20世纪70年代初中期,是‘批林批孔’、‘反回潮反复辟’的混乱年代,人民教育出版社虽然恢复了,但不许编写中小学教材,只出版‘教育革命’小册子。直到粉碎‘四人帮’,1977年邓小平同志抓教育、抓教材,人民教育出版社才得以恢复正常工作。”

    回忆八十年代,还是有教学幸福感的。当年应试教学还不很盛行,很多学生受家长影响,热爱文学,读书多。讲课联系到一部外国名作,马上会有不少学生说“看过了”;课间,总会有学生和你交流一部小说的情节;中午休息时,还会有文学爱好者找到办公室,和老师讨论。我那时兼任学校“树人文学社”的指导教师,每星期有一次活动。学生热情极高,听我的讲座,一条板凳上挤上三四人,有的甚至坐的窗台上。现在回忆起来,我那时真的很“来劲”。

    范美忠说过,“我的学生考上了北大、清华,绝不是让我感到骄傲的一件事,我的成就感应该在20年以后。”但更多人不可能去等待这个20年以后,他们需要尽早进入一个稳定的工作岗位,尽早取得自己的社会位置,比“20年后的大师”要现实得多。

    而一直关注高考改革的杨东平亦乐观认为, “我相信新的高考制度改革的方案,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提出,那肯定会比现在有很大的改变”。

    此次发布的“十大流行语”共设8个类别3个专题,包括综合类、国际时政类、国内时政类、经济类、科技类、社会生活类、文化教育类、体育娱乐类、甲型H1N1流感专题、海峡两岸专题和社会问题专题。

    温总理到中学去谈培养杰出人才问题,也进一步表明:培养杰出人才不仅是高等教育的问题,而且与基础教育有密切关系,应该从小抓起。

    和“章法训练”两个阶段,前者主要包括分寸感、畅达感、情味感、形象感训练,后者主要包括角度、裁剪、层次、衔接的训练。这一训练体系符合写作“物——意——文”转化规律,是写作规律“双重转化”与“三级飞跃”的具体运用,比较符合学生的写作学习规律。

    因此,关键在于教育体制的改革。如何改?从中外教改历史经验看,必须在政府(政治家)和教育家之间做一个分工。政府必须意识到其所能做的是什么,不能做的是什么。除了提供一个好的政治和制度环境之外,大部分事情可能必须让教育家和教授来做,教育家办学,教授治学。如果什么改革政策都要由教育官僚去设计,去执行,那么政策的失败是预期之中的。

    当然,回到当下就现实而言,“4%目标”果能今年实现,虽然显得“迟到”,但老实说也是颇有难度。难度在于,目前我国GDP仍保持高速增长,因此要兑现“4%目标”,教育投入势必需要以更高的速度大幅增长。依据不久前的数据调整,2008年全国GDP为31.4万亿,比原先统计增加了1.34万亿,那么,2008年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的比例,实际上达不到3.48%,而只有3.32%。这意味着,实现4%目标,至少还要再增加0.68个百分点。而客观在于,2009年我国GDP为335353亿元,2010年即使只维持9%的增速,GDP总额也将达到36.5万亿,4%就意味着1.46万亿的财政性教育投入,较之2008年的1.04万亿,整整增加超过4千亿。两年4千亿的教育投入增值,以全国大中小学生总数3亿计算,人均增加1千多元,无疑相当可观。

  明令禁止自愿捐资助学与升学挂钩,但各种名目的借读费、赞助费依然风行;明令禁止给中小学生以分数排名次,但分数排行榜年年有、月月有;明令禁止在职教师有偿家教,却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变相培训班愈演愈烈……

    中国人熟知的基辛格博士曾暗访中国,导致了美国前任总统尼克松的访华,使中美紧张的关系得以缓解,然而后来基辛格博士想到哈佛大学任教的时候却遭到了拒绝;克林顿从总统的宝座上退下来以后,曾被推荐担任哈佛大学的校长,结果也遭到了哈佛大学的拒绝,理由是“可以领导一个国家的人未必就能领导一所学校,因为学校是学术的殿堂,是学术的团体。”我不晓得这样的事情会不会在中国发生,但看看我们当前那些所谓的教育管理者的嘴脸就可以知道其间的答案。一个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的口号喊得是震天动地,但到大多数的农村学校里去看看,有几个校长是具有学者风度、专家水准、大家风范的?每每校长的任命,有几个不是按照市场经济的游戏规则通过请客送礼、现金交易获得校长的宝座的呢?正是因为如此,这些统领一线的基层领导也鹦鹉学舌般的张口政治、闭口政治地混淆了教师的视听,泯灭了教师的天性,扰乱了教学的秩序,打破了人际交往的常规。难怪农村的教育改革总是雷声大、雨点小,举步维艰。那么这些在其位而难谋其政的校长们究竟在忙些什么呢?拉关系啊,政治斗争是第一位的,只要你和上层搞好了关系,什么事情都特别好办的,否则一不小心就成了罪魁祸首了。既然学校是学术的殿堂,教育队伍是学术团体。那么一个教育者必须是具有人格魅力的人,首先要有思想、有创意;一个校长必定是一个领跑的人。而看看中国当前的校长队伍,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学校不象学校,教育不象教育了。

    相反,一家民间的教育评估机构要想生存发展下去,而不是只做一锤子买卖的话,它就一定要取得公信力,既得到家长和学生的信任,也得到高校本身的信任。要达到这个目标,它就一定要制定科学合理的标准,并且不断修正且践行之。这不是一纸文件就可以让高校乖乖服从的。当它还刚刚成长、还没有取得足够公信力的时候,一些大学特别是名牌大学不买它的账,甚至“客大欺店”是正常现象,而一旦它建立了公信力,名牌大学想不正眼瞧它也不行了。

    王旭明:

    在采访中,许多学校和老师都表示赞成进行文理分科。“分科有助于让学生减负。”沙区某中学李老师说,我国的中学理科知识过深过难,对于那些对理化没有兴趣和爱好的学生来说,分科完全是一个减负行为。

    l.物质的组成、性质和分类

  

 

 

        海事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