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教师培训心得

2019年05月06日 15:26

    有一片神奇的土地

    当今,培养创新精神是素质教育的重点,江泽民同志指出:“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是国家兴旺发达的不竭动力。”在人的素质的多层次多侧面的身心组织系统中,创造性是其中最深沉最有价值的能动力量。创造需要想象,想象是创造的源泉,那么在平时的语文教学中,如何培养学生的想象力呢?我认为应从这几方面入手:

    年少万兜鍪,坐断江南战未休。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

    “可怜”一生理想化为泡影,

    (胡益《回忆》)

    一、引子 浩瀚宇宙,星移斗转,200名鼓阵表演者在中心仪式表演台层层台阶上呈圈状排列,仰天舞动击鼓。1148名银铃舞者在鼓声的召唤下,汇聚在中心仪式表演台周围,以热情的歌声迎接着天鼓。

    例8:孔子兼之,曰:“我(之)于辞命,则不能也。”(《公孙丑上》41页。)

    顶着炎炎烈日,他已数不清摔了多少跟头了,只是每一次他都挣扎着爬起来,踉跄着一步步地往前走,他心中不停地默念着:“我还有一只苹果,我还有一只苹果……”3天以后,他终于走出了大漠。那只他始终未曾咬过一口的青苹果,已干巴得不成样子,他还宝贝似的拿在手中,久久地凝视着。强烈的生的信念和希望把他拉出了死亡的边缘。

    除了学习上的指导以外,老师也是我们的心灵导师。因为不少老师都有丰富的高三经验,同时也可以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对我们的身心状况进行分析。在我们班,每当一个大的学习阶段结束、一个新的学习阶段开始之时(例如全市诊断性考试之后),各科老师就会主动约谈需要解决问题的同学。和老师进行对话的同学并非是成绩不好,而是因为在这一阶段存在一些问题或者取得了一些进步,同时需要进一步地整体规划和细致指导。除了老师的约谈以外,同学们也会主动向老师要求进行单独谈话,谈一谈对于自身问题的认识和下一步的计划,同时寻求一些好的建议。例如高三刚开始我失眠严重的时期、高考之前焦虑加重的时期,我多次主动找我的班主任孙老师和数学老师黎老师谈话。他们既是我的老师,也是我很好的朋友,在坦诚的交流中,他们对我的信任、鼓励和真诚建议给了我非常大的帮助。

    朱清时:教育公平,第一关乎社会正义,没有公平,就没有正义;第二是这种不公平的体系扼杀了大量人才。因为农村不能上大学的孩子中间,其实许多是有很高天赋的。我在中科大的时候,最好的一个学生,就是来自安徽的边远山区。他读我的研究生的时候,每月有五六百块钱的津贴,自己只花一半,另一半供他弟弟读中学。这个学生极为聪明,现在已是国际上公认的学术新星。像这样的优秀人才,如果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那是我们民族的悲哀。

    有批评的就有赞颂的,有人就认为和亲是王朝兴盛时的一种民族政策,唐朝和清朝是也。所以昭君出塞和亲,和国家衰落无关,和民族屈辱无关,而是民族友好和解的假话。在他们眼里,反对和亲只是理学思想酱缸里熏染出来的狭隘的民族自尊心理的体现。

    4.进一步抓好校刊工作,扩大语文组的影响力。

    在采访了几位同学后,我作了如下总结:我发现家长们说的话形式不一,但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是,说的都是家常话。网上有句话说甜言蜜语往往说给不相干的人听,真正心疼一个人,内心酸涩反而说不出来。大家看一下《背影》中的父亲是不是也有这个特点?于是顺着这个问题进入到对父亲人物形象的分析。

  今年全国“两会”记者招待会上,在回答汶川大地震死难学生数字时,四川省政府负责人给出的答复是,迄今仍不能确定。不能确定的原因,则是难度太大,“涉及到很复杂的工作和过程。”

    一、从实现人生理想的角度出发,激发学生学习动机,启迪学生学习的自觉。

    31. 2008愿你我心与心相连,手与手相牵,爱与爱相知,情与情相融,梦与梦相汇,连成一个五环,共祝奥运会圆满成功!

    但回过来,有没有答案似乎也不重要了,晃动在读者眼前的是他似乎对生活已失去了寻常人的欲望的无助、麻木的形象,是他眼前的生活状态、精神状态让读者有感慨有思考有想法。

    4、校园隐性伤害的隐患。

    ①诚实守信,身重于言

    “人类天性中最根深蒂固的本性就是渴望被人赏识”.对学生进行赏识性的评价,其实就是对学生在爱的基础上给予信任、尊重鼓励赞扬,教会他们与外界的健康互动,从而形成健康的自信的人格。一位优秀的教师在课堂上的评价语言是机智多变的,评价方法是灵活多样的,评价过程是充满人类关怀的。学生希望听到的老师评价是充满爱意的,真诚的,而不是虚伪空洞的,是富有诗意的,幽默的,而不是平淡,呆板的,是体现创意和个性的,而不是千编一律的。

    (11)中国现存最早的医书——西汉时编定的《黄帝内经》。

    4、所谓好文章,也不过是材料选得精当一点儿,话说得确切一点而周密一点儿罢了。如果为了要写出好文章,而去求经验和意思的精当,语言的确切周密,那当然是本末倒置。但是在实际上,一个人要在社会里有意义的生活,本来必须要求经验和意思的精当,语言的确切周密。那并不是为了写文章,为的是生活。凡是经过这样修养的人,往往会觉得有许多文章要写,而写出来的往往是好文章。

    作者:朱永通

    德育课内容设置的两个向度:一、考虑学校进行的德育内容;着眼新时代学生的生活实际,从学生那里汇集话题。

    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同学们的未来旨在远方。没有什么值得停留,是花就要绽放,是雄鹰就要翱翔。为了梦想,藐视一切阻挡;为了幸福,凝聚所有力量。用坚强接受挑战,我们不会彷徨;用信心迎接高考,我们无所惧惮!奋斗,只为雄心与智慧在六月绚丽!奋斗,只求拼搏与理想在盛夏闪光!我们坚信,2014年的夏天,同学们定将写就你们青春最美丽的诗篇!

   晚上9:25晚自习下课的铃声终于想起,此时觉得最悦耳的铃声便是它了,因为它代表着一天紧张而忙碌的工作已经结束。

   第一篇:

    在混浊的水中,鱼儿辨不清方向,在复杂的战争中,弱小的一方经常会动摇不定,这里就有可乘之机。更多的时候,这个可乘之机不能只靠等待,而应主动去制造这种可乘之机。一方主动去把水搅浑,情况复杂起来后,即可借机行事。

    发话的老媪压低声音说:“那你可知道他家那闺女?”揣着簸箕的老媪回答:“当然也知道,听说都二十二的老姑娘了,还没嫁人。听说那小模样长得俊俏,又还习得几个字,仗着她家有钱,父母又宠爱,上门说亲的媒人啊,没哪个不被赶走的。她家眼界高,挑来挑去都挑成愁了。”那帮手又故作神秘地说:“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回可嫁出去啦。”揣着簸箕的老媪惊奇地问:“哪家小子敢要她?”帮手说:“是做五金生意的黄大德。”揣着簸箕的老媪听了,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总算嫁出去了!就不知道人家可有福消受没有。”

    对于这一问题,我当时就不怎么认同,习题也是冷处理。现在想来,更有清晰的理由:首先,从背景看,韩愈写此文时35岁,正在国子监任教;当时魏晋以来的门阀制度至唐代仍有沿袭,贵族子弟都入弘文馆、崇文馆和国子监。上层子弟无论德行、学问如何均能为官,他们不需要学习,也看不起老师,而且鄙视老师。这种风气到韩愈所处之中唐时代有增无减,渐趋恶劣,韩愈对这种不良的社会风气深恶痛绝。其次,从第三组对比中,对士大夫庸俗行为的刻画和轻薄语言的描述,丝毫不隐士大夫之恶、之丑,完全是一种鄙夷和嘲讽的语气。由此可以看出,韩愈对士大夫之族并没有多少好感,并不认为士大夫就是优秀的群体,他称士大夫们为“君子”并不是尊重,应该是褒词贬用,是彻头彻尾的奚落,“乃反”不及巫医乐师百工之人里面暗藏的天生优势只能是君子们的自我感觉、自我狂妄,而不是韩愈的真实看法,他只是模拟这些狂人的口气而已,表达的是韩愈对自我感觉良好的士大夫之族的厌恶与不屑。

    闪耀微弱的烛光;

    林语堂的这种不沉溺不悲观,相反却欢悦的风格又是通过他一生都在倡导的幽默来实现的。在幽默之中也蕴藏着宽容、大度,蕴藏着对人生的热爱。我们知道,幽默一词还是林语堂引进的呢,这也堪称是他对中国文学的一大贡献了。林语堂着重强调幽默与人生的关系,他曾反复讲:“幽默本是人生之一部分”,“幽默到底是一种人生观,一种对人生的批评”,“人生是永远充满幽默的,犹如人生是永远充满悲惨、性欲,与想象的。”可见,他认为社会人生中充满着幽默,而且它是人类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因而,他主张“凡写此种幽默小品的人,于清淡之笔调之外,必先有独特之见解及人生之观察。”

    赋文以四字句为主,而四字句最注得人们注意的,约有三类。第一类是由名词与形容词组成。“辽水无极,雁山参云”便是。第二类由两个名词、两个动词组成,次序可以颠倒,但意义互相贯连。例如“割慈忍爱,离邦云里。”“驾鹤上汉,骖鸾腾天。”第三类以副词领起,主谓在后,象“闺中风暖,陌上草薰。”句式匀称多样。

    很多大家的文章看似前后矛盾,实则匠心独运。在这样的地方“问学”,能学生能更深刻的解读文本。如鲁迅先生的《孔乙己》结尾:“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孔乙己的确死了。”学生会提出问题:“大约”与“的确”是不是矛盾?为什么?通过联系上文阅读思考,学生们从更深层次上理解了人物形象的典型性和小说主题的深刻性。

    进入文科班后,按理说数学难度应该会稍微小一些,而我的成绩也还不错,本应没什么问题的。但第一次月考,我的数学就只考了103分!我是真的不懂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平时我很重视数学,也花了很多时间做题,为什么会这样!但又想或许只是一次意外,下次就会好。从此我更努力地学数学,也经常与张晨她们互相讨论各种题型,生怕月考的悲剧重演。接下来半期考试时,数学成绩相当不错,可是第二次月考,我竟然又考出了102分的成绩!这一次我是真的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考完月考的周末,我怀着极度沮丧的心情去找数学老师黎老师,告诉她我的数学又砸了,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办了。黎老师先稳定了我的情绪,让我不要有心理负担,并且告诉我我的数学功底真的没有问题。接着我们仔细分析了我的试卷,发现有很多题明明不复杂,我却选了最笨的方法,一些很常规的思路我都没有打开。最后我们得出了结论:我数学的问题不是知识本身,而是我自己焦虑的心态。

    阅读是语言教学中的一项最基本的训练活动,它是以感知为基础的完整的逻辑思维活动,包括思考、判断、评价、想象、推理和解决问题等一系列过程。阅读首先要感知语言,当人们阅读时,面对抽象的文字符号,不仅仅要理解这些文字符号所代表的意义,还有生动的形象、浓厚的作品情感,给阅读者以愉悦的阅读享受。

    (4)每学期初,德育委员会先承担一至两节德育课,做个示范,然后由各小组轮流承担完成。

    重病中的毛泽东仍不失幽默,他对傅连璋说:“傅医生,我限你三天治好!”一连几天,傅连璋就守候在毛泽东的床侧,不断地为他降温、打针、服药。到第三天,毛泽东的体温已经恢复到37摄氏度。“好啊!”毛泽东笑着用湖南腔对傅连璋说:“你真是神医啊,果真三天把我治好了。”

    1、请任选一处结合关键字词,发挥想象,形象描述你看到的雄壮的场景。

    (2)旦日,卒中往往语,指目陈胜。(《陈涉世家》)

    记得小时候,看见几个舅舅正在训一头刚成年的骡子,训它如何乖乖拉载货物,而那骡子也确实野性十足,桀骜难驯,舅几个连续训了几天,都没将其驯服,后来外公回来,见此现状,一言未发,径直走到那畜生跟前,瞬时他扎稳马步,用肘顶住骡的耳根,一手握紧缰绳,将骡头摁下,并同时暗示几个舅舅马上驾车装货,那骡见此现状,发疯一样的挣扎,可怎么都挣扎不脱外公的手,货装毕,他慢慢松手,那骡见有时机,顿时如箭矢出,驾车狂奔而去,可由于货物较重,那骡没奔多远,速度已减大半,外公紧追上去,并且每隔一段路程,就往车上再加些大石头,知道骡子快要拉不动为止,他再没有继续加石头,而是让骡子放慢速度,以匀速走了许久的路,知道骡再也拉不动为止才停下,稍作休息又返程而归,但在回来的路上,他每隔一段时间,他看骡快拉不动的时候,他又一次次的把石头卸掉,以致能保证让骡能勉强到家。几经许久,终于到家了,卸下车,骡如释重负,望着早已为他准备好的青草和美料,乖乖的、温顺的走了过去。就一次,骡服了,乖了!

    您的本子上密密麻麻地记录的是班级每一个同学的作业收缴情况,甚至有每一位同学在考试中体现出的薄弱的知识点。每次当您找我们谈话时,我们总被你的细心和耐心所打动。

    46.作诗的人往往捉住情和境发生关系的那个当儿的一切,作为他的诗的材料。——不但做诗,就是画家画画,雕刻家作雕刻,也是这样。

    胥富不知道是自己身上的旧工作服还是自己被太阳晒得泛着黑色油光的脸惹他不舒服了。他恨恨然地咬咬牙,但想着他即将要做的大事,他又忍住了,只下意识地捂紧身上的黄挎包。

    这是南方周末连续第四年推出“两会十大言者”。让我们在这里记录,2009的两会上,那些珍稀的言说。

    刘:正是这样!我刚刚写完一篇文章,其中重新评价了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和汉学家列文森对于儒家“君子不器”观念的批判,他们认为这种无所不包又样样业余的追求,构成了突破中国传统的主要障碍。但他们却不知道,其实孔子提倡“不器”的前提,恰恰是除了理想中的君子之外,其他集团和阶层都已然被逼“成器”,被各自有限的社会分工角色,限定成了器物般的死板之物,各执思想的一偏而难以交流。其实,放眼西方的教育史,之所以出现对于通识或博雅的吁求,也是出于同样的困境意识。

    我们每一个人身上都有一种高于一切的使命:为自然做点什么?大家都知道,我们要保护环境。然而我们又切切实实地为地球做了什么呢?

    我为什么成为一名教师,我要做一名什么样的教师?这是师德的实质。在物欲横飞金钱至上的今天,越来越多的人对金钱趋之若骛。人们总以一种功利目的看问题、做事情。而教师这一字眼使它自然呈出几许平淡,原本就与世风格格不入。

    再如贺铸《青玉案》中“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这三个意象组成一个整体,艺术地回答了“试问闲愁都几许?”它不是三个意象的简单相加,而是形成了一个感人的艺术境界:闲愁像无边无际的如烟青草,似狂飞乱舞的满城飞絮,若凄清迷茫的黄梅时雨。

    在这次表演中,小斑羚的最后台词是学生在深入了解文本内容,进入表演角色后感悟出来的。这种情感价值观的教育是学生自身感悟到的,我感到,我已经不用在进行分析或强调了。因为同学们已经在表演中,用语言和动作诠释了他们对斑羚的理解和从中受到的感动。他们在声情并茂的艺术氛围中感受体验到了所要表达的情感和艺术魅力,也感受到了演课本剧的不易。

  

 

 

        海事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