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别恐惧 黄英华

2019年04月15日 13:12

    在一次中学教师培训班上,我向学员们提了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在你们当中,有多少人是从一开始就想当老师的?没有一个人举手。第二个问题是,那你们为什么又成为教师了呢?答案就比较多了。比较集中的有:为了谋生;高考成绩不高,只能上师范类院校;家里穷,上不起别的大学,只能上免费师范生,等等。我又问了第三个问题,你们已经教了十几年书,现在有多少人是喜欢当老师的?只有四个人举手,不到整个学员总数的二十分之一。三个问题问完,我开始讲课。但直到离开教室,我的脑海里始终回荡着这三个问题和老师们的回答。参加培训的老师来自当地一所小有名气的中学。他(她)们对于自己职业的态度尚且如此,更何况其他的中学和小学呢?

    这样的语文选择题为什么还不从高考试题中剔除出去啊?就象中考一样,考一下阅读和作文,如果能改革彻底的话,就只考一篇作文,那也完全能够考出学生真实的语文水平。

    中小学教师队伍数量庞大,来源渠道不一,其中既有优秀者,也有不适宜从教者。因事实上存在的教师“铁饭碗”制度,即使其中有不合格者,学校也无可奈何,既不能也不敢将其辞退。长此以往,教师队伍只有进,没有出(自然减员除外)。

    教师的“懒惰”本质上是一种退,这种退是为了让学生进。而学生的成长才是教育的目的。遇到足够优秀的班级或者足够出色的班干部,班主任当然可以果断放手,但在大多数情况下班主任还需要慢慢培养学生的自我管理能力。

    “很显然,这样的评价标准,自然会引导老师们将主要精力转移到那些学习成绩比较好的学生身上,至于那些可能有发展潜质的学生或后进生,老师们只好不关注,或者只是很少关注。因为,即便老师对那些后进生投入再多精力,最终或许很难在绩效工资中有所体现。久而久之,大家就自然而然觉得关注学困生或后进生,是无法体现工作价值的。”一位农村小学教师对REAP团队的研究者们说。

    这里有两点需要特别强调:在执法层面,法定的教育自由或权利需要落实。如学校的办学自主权已经喊了多年,但一直没有得到真正的落实,使得学校不得自由,进而使得学校的管理者和师生也难得自由。在立法层面,法定的教育自由或权利需要拓展。在权利的时代,在经济、政治、文化等社会条件越来越成熟的情况下,应该把一些还没有被法律承认的应得自由(亦即利益和权利)纳入到法律的框架中,通过法律手段予以确认和保护。

    可以看出,这次对高考加分的清理是比较干净彻底的,只要严格按照规定执行,弄虚作假、徇私舞弊就很难获得生存空间。而严格执行的关键在于两点:一是加强信息公开,接受民众和舆论的监督;二是加强责任追究,对违规者决不姑息迁就,让弄虚作假的成本远高于收益。

    红牌专业,即失业率较高、就业率较低、月收入较低,并且就业满意度较低的专业,为高失业风险型专业。在今年的报告中,生物科学与工程、法学、动画、美术学、体育教育等专业被划到此类。

    在高校选择上,一些省会重点高中和县级高中之间、经济发达地区与欠发达地区之间存在着一定的差异。湖北某市高中的一位副校长向记者透露,该校几 乎每个班都有学生考上北大清华,学校里不会为北大清华升学率而发愁,“我们培养学生的目标不局限在考上北大清华,香港的大学和国外的名校都是我们的目 标。”

    这被舆论解读为建立了多元评价体系,扩大了学校的招生自主权,是高考改革的积极尝试。但其实,根据具体的招生录取规则分析,这种在集中录取框架内的“三位一体”改革尝试,价值十分有限,首先,考生要获得试点校的“三位一体”招生资格,必须事先参加该校的面试,否则,就失去机会,这种操作办法,可以推广到其他高校吗?如果全国高校都采取这种方式,每个学生在高考前要赶多少学校的面试场子?其次,“三位一体”试点高校被安排在提前批招生,这意味着,考生只能把这所学校填报在提前批第一志愿方可获得资格,这其实限制了学生的选择权,而高校在录取时,只能对投档进来的学生,按照高考分数、面试成绩和高中平时成绩重新计算综合分排序录取,这种操作方式,与艺术类、体育类考生的招生,按照文化课和专业课的总分录取录取,并无本质差别。“三位一体”的“改革”,表面上看,高考分数只占50%或60%的权重,摆脱了唯分数论,但在提前批投档时,考生的高考分数必须达到投档条件,只有投档进高校,高校才可能“三位一体”,这并不是大家所想象的大学具有充分的自主权。

    比如,报告指出“接受调查的教师对于本次职称制度改革的态度不尽乐观。只有不足1/4的教师认为,本次改革能够对当前制度或对他们自身工作产生积极的作用,而相当一部分教师认为不能产生积极的作用”。初看情况十分严重,竟然有那么多教师对改革不乐观。可是往下看,又会见到报告指出,“超七成(75.4%)接受调查教师不了解本次教师职称制度改革内容,或不确定本次改革的作用”。这不是自打耳光吗?既然绝大多数被调查教师连职称制度改革的内容都不了解,其乐观还是悲观,又依据什么?纯从技术上说,那么多调查对象不了解题目的内容,说明设计有误,怎么可以将错就错,进而得出“只有不足1/4的教师看法乐观”的结论?难道调查者没有计算过,去掉不了解改革内容的3/4教师之后,剩下1/4理应有所了解的教师几乎都持乐观态度,还有比这更让人“乐观”的数据吗? 

    其次,题目还需要有好的指导意见(提示)。不要担心这会降低写作的难度,哪怕是考试作文,竞赛作文。闪烁其词,欲说还休,让学生摸不着头脑,反而会妨害好作文的产生。

    同理,我并不赞同教育和医疗等领域的产业化,但即使是高福利国家的教育和医疗,也同样在经济体系下运转,无非是政府主导、财政巨额投入而已,说到底还是要用钱,说到底还是一个行业。

    中国在教育领域还没有摆脱意识形态的纠缠

    今天,我依然坚持上述观点——这也许会招致更多的批评。遗憾的是,由于各方面条件的限制,当时并未就这一问题展开深入的讨论,也在社会上造成了一定误解。据说,相当多的人对此感到不满和失望,甚至认为北大已经丧失了她最宝贵的大学精神。现在看来,有必要在一些似是而非的问题上做出说明,进一步阐明我的观点。

    高考录取制度长期以来被社会与专家所批判,焦点就是惟分数是取是不科学的。应该说,此次高考改革的思路是清晰的,核心目的也是在解决这个问题。但是,美国大学录取的申请制方式,在中国可行吗?

    【现场】输入考号看到自己的试卷及录取高校

    根据今年的中招政策,具有招收特长生资格的学校,招收体育、艺术、科技其中一类项目的学校,特长生计划不得超过本校当年招生计划总数的5%;招收两类项目的学校不得超过本校当年招生计划总数的10%;招收三类项目的学校,不得超过本校当年招生计划总数的15%。但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城六区招生名额的15%将分配给远郊区县。

    不要今天看到我们校园门口上写着“热烈祝贺某某成为文(理)科状元,考上清华、北大”,就以为这样的孩子将来一定会成功。我刚才说了,孩子的未来有无限的可能性。说一个孩子为什么有价值?因为他有可能性,他有无限的可能性。

    据了解,每年都有几千考生享受此类加分,去年共有8000余名考生享受这两类加分政策被录取,在加分总人数中所占比例过半。“今年中考的加分与高考(课程)加分原则保持一致性,进一步减少规范加分项目。”据教育考试院相关负责人透露,今年将全部取消市级三好学生和艺术、体育、科技方面获奖考生加分项目。

    不过他说,这里的“悲壮”不是一个贬义词。

  高考将来如果只考语、数、外,高校分专业招录时,只能瞎猜学生的其它学科水平?高中生是否可以放弃其它学科?

    自主选才 人大注意倾听高中任课教师意见

    今年,“促进教育公平发展和质量提升”写进政府工作报告,成为教育发展的主旨和总目标。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教委副主任孙惠玲认为,这启发我们,要追求有质量的公平,让更多学校成为优质教育资源。

    无法否认的是,外语学习即便退出了统一高考,其现实重要性也很难下滑。一者,对于志在留学者,外语学习从来都不是一种负担,而是一种梦想;二者,现实工作中不少单位对外语,也有足够的要求,这会让很多人为了未来更好的工作,会主动培养起学习外语的兴趣。创建华尔街外语的李文昊曾表示,“如果在大学你只是专业好,那么你会收到全国最好的offer。但是如果你专业好,外语也好,那么你收到的就是国际的offer。”这意味着,即便外语退出了统一高考,也不代表它不重要,而是代表我们对外语的学习,会变得更加理性而已。

    还有一个特点是他所讥刺的不是一般的达官贵人,而是直指宫廷。如《缭绫》、《红线毯》是为宫里的订货,《轻肥》一开头就指出那些骄横跋扈的人,“人称是内臣”。这“内臣”不是正经八百的公卿大夫,而是皇帝“身边工作人员”,其实就是太监。

    有关高考改革的消息近日接踵出现在新闻纸上。一些地方开始尝试打破“一锤定音”的录取模式,为新一轮高考改革探路。譬如在浙江,今年有34所高校在录取时不仅看高考成绩,还要参考面试成绩和高中平时成绩,进行“三位一体”式选拔;譬如在广东,有多所高校开始实践新的招生模式,而其中南科大的“六三一”式录取方式,分外受媒体瞩目。与此同时,少数关乎高考改革的悲情消息,亦被媒体发现与放大。昨日在网上热传的一条消息就是,深圳一“异地”考生因父亲社保差缴三月无缘高考,伤心以致大哭数场。

    中国高校的转型发展,实质上是中国高等教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新中国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高等教育快速发展。我刚才说,我们已经达到40%的毛入学率,现在中国有2500多所高校、3000多万学生,居世界第一。在快速发展的同时,在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进步,经济升级、产业转型的时候,我们发现,中国的高等教育结构不合理。这个不合理就表现在培养理论型、学术型人才的学校比较多,培养技术、技能型人才的学校比较少,也就是大家经常批评的,说我们学校同质化的现象比较严重,都在培养学术型的人才。[15:54]

    “拿更多的工资,我们就可以把孩子送去更好的幼儿园。”

    具体来说,要通过限制教育行政权力保障教育公平与教育自由。主要有以下三种途径:

    不过,洗牌之后,也有人抱怨自己抓到一手“烂牌”。学区制是否冲淡了名校这杯“浓茶”?名校被“打土豪,分田地”的不安感包围着,看来,要拆掉校门似乎容易,但是拆掉各校区心中的管理边界却不易。

    按照新的考试评价方案,李奕介绍,今后教育行政部门在评价一所学校时,将不再只是单纯地关注学生考试成绩的提升,而是要关注学校的课程设置和学 校管理是否给了孩子成长发展的空间;不仅包括考试成绩,还包括学校对于肥胖率、近视率等身体健康指标的控制,及社会实践能力的提升等各方面的培养能力,而 且学校需要提供多年大数据的积累,这些都是评价学校的基本指标。

    高一男生晓磊说,取消晚自习和补课是“解放了”,晓磊说,白天在学校里呆了一整天,晚自习再熬几个小时,学习效率肯定会下降。他喜欢下午放学后去运动一下,出身汗再回家温习功课,效果会好些。

    轻舟缓缓载青衿,似镜清波映素心。我愿长居兰渚畔,高山流水作知音。

    三是要明辨,善于明辨是非,善于决断选择。“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是非明,方向清,路子正,人们付出的辛劳才能结出果实。面对世界的深刻复杂变化,面对信息时代各种思潮的相互激荡,面对纷繁多变、鱼龙混杂、泥沙俱下的社会现象,面对学业、情感、职业选择等多方面的考量,一时有些疑惑、彷徨、失落,是正常的人生经历。关键是要学会思考、善于分析、正确抉择,做到稳重自持、从容自信、坚定自励。要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掌握了这把总钥匙,再来看看社会万象、人生历程,一切是非、正误、主次,一切真假、善恶、美丑,自然就洞若观火、清澈明了,自然就能作出正确判断、作出正确选择。正所谓“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

    在全国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发言时,马德秀动情地说:“春节前,我们考察了老、少、边、穷、岛地区多所乡村学校,我们为广大乡村教师不计名利的付出和默默无闻的奉献感动落泪,更为广大乡村孩子学习条件的简陋和焦急忧虑。”

    我想起古代师傅带徒弟的方法,都是师傅亲自示范,徒弟在一旁仔细观察,然后自己尝试,师傅手把手指点。很少有师傅自己不动手而只是动动口徒弟就能学会的。

    专家能否加大作文权重?

    一是关于师范院校语文教师的培养。师范院校要突出“师范”特色,增强对语文教师培养的力度,让师范院校成为培养培训中小学语文教师的主阵地;调整语文教师培养的课程结构,从学科层面强化语文教师课程的汉语言文学专业取向,培养语文教师的语言文学素养与学科能力,夯实专业基础;注重语文教师的文本解读能力、吸收新知识能力、批判反思能力和评价能力的培养;加强综合性与实践性,以实现汉语言文学专业知识和能力向语文教学知识和能力转化。

    高考英语

    注重各学段教材编写的整体性,让语文教材成为提升学生语文能力与人文素养的重要载体。

    另外,还要打破“一考定终身”的教育模式,建立更多样化的人才选拔机制,设置更多元化的评价标准。唯有如此,才能破除全社会对分数和学历的畸形崇拜,素质教育才能真正开花结果。

    这样的语文选择题为什么还不从高考试题中剔除出去啊?就象中考一样,考一下阅读和作文,如果能改革彻底的话,就只考一篇作文,那也完全能够考出学生真实的语文水平。

    第九招,不在孩子挫败时痛骂他。

    顶层设计要八方兼顾

    统一的学习科目、统一的死记硬背、解难题的考试方式,极不科学的人为增加了每个人的学习压力,严重扼杀了人才的个性特长。同时,也让学科的知识发生了严重的扭曲。对于当代的受教育者而言,脑子里背诵过的各学科千奇百怪的考试题装得满满的,然而,只是被关在考试的文本常识里,并没有能够深入到每一个学科去培养基本的学科技能。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回忆过去的求知生活时,我们总难免会问:这种高强度的教育过后,我们培养起了什么技能?曾经,同学们平日玩的不亦乐乎,临考抱抱佛脚背背考试题挣个高分,考试完再统统“还给老师”这种教育的方式有什么太大的现实意义吗?

    再其次,解决了教师退出的规范性问题。该《办法》中要求区(市)县教育行政部门和直属学校依法制定具体实施细则,签订《聘用合同书》时,将《办法》中的退出制度纳入合同条款,实行“合同退出机制”,使得教师退出教学岗位更为规范,降低了争议处理的诉讼风险。今后,该制度还应进一步纳入国家法律体系,使教师退出做到有法可依。

    在山东省教育厅官网的最新消息中,首次明确山东省被教育部确定为第二批考试招生制度试点省份之一,从2017年开始高考改革试点,这意味着,2020年参加高考的学生将首尝只统考语数外新政。据省教育厅厅长左敏此前在山东省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上的发言透露,山东将推行“两依据、一参考”的考试招生模式,即依据高考成绩和学业水平考试成绩,参考综合素质评价来招生录取。

    国外舆论的确在透过高考看中国的变与不变,但对于中国教育改革特别是高校改革,很多人仍有更大的期待。格雷是一家英国报社的记者,曾驻中国4年,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中国学生很聪明,甚至“早熟”,当面对高考命题作文时,很多考生会为高分套路化地写一篇没有多少真心话的漂亮文章,其实那未必体现考生的真实思考。有的日本媒体还渲染中国高考的残酷性,如日本《新潮周刊》称“中国高考是自杀者屡见不鲜的最残酷考试”。文章援引日本拓殖大学教授富坂聪的话说,中国高考是世界上最残酷的考试,因为中国有着浓厚的“科举”传统,而且由于独生子女政策,家长对孩子期望值非常高。另一学者高口康太说,中国高考考生数量是日本参加大学入学考试者的18倍,竞争异常残酷。他认为,中国教育还没有摆脱超强度的“填鸭式”教育,导致“学生认为除了学习其他事都不重要”。这种现象与中国社会氛围密切相关,中国好一点的单位,都要求求职者拥有大学学历甚至名校学历,在这样的氛围下,素质教育对当前的中国来说,还是不切实际的设想。

    入学时的16个班被打破,新形成了14个教学班,每个班大约有30人—48人。3门课程选择都相同的孩子被安排在前9个教学班,2门相同的孩子分配到了5个教学班,另外2个空教室是特地留出来的,“没有课的时候可以自己去空教室里自习。”徐盼盼说。

  

 

 

        海事要闻